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知识 - 新闻频道 - 国际 - 浏览新闻 - 摩托罗拉换帅打破家族式管理 迈向未来之路

摩托罗拉换帅打破家族式管理 迈向未来之路

[ 来源:  | 发布: | 时间:2005/1/7 10:19:00 | 浏览:1495 | 收藏本文 ] 【

    

作为一个在科技领域摸爬滚打了25年之久的老兵,爱德华·詹德可谓取得了骄人的战绩。在Sun公司十几年的成功中,爱德华·詹德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他使Sun公司成为了全球最受欢迎的计算机供应商之一。而在去年,摩托罗拉公司董事会一致通过,由爱德华·詹德(Edward J. Zander) 继任克里斯托夫戈尔文,任摩托罗拉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摩托罗拉也曾经在手机市场叱咤风云,不过随着诺基亚以及三星的崛起逐渐显现出了疲态。

  就在爱德华·詹德抵达摩托罗拉五周之后,他公开对外界表示,现在科技领域公司的领导者需要的是百分之十的技术加上百分之九十的外交手段。詹德曾经在摩托罗拉最大的客户,Nextel公司旗下出任过职位。而Nextel的CEO也表示,摩托罗拉公司现在还在奉行垄断运营策略,随着诺基亚,爱立信以及三星等手机厂商的崛起,摩托罗拉曾经独当一面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另一方面其还告诫詹德,摩托罗拉现在的产品已经在质量以及外观上落后于主要的竞争对手,而摩托罗拉也没有积极的和其他公司进行合作,因此Nextel公司在现阶段不得不为摩托罗拉领导层的刚愎自用而付出额外的劳动。

  在詹德上任的前几个月,这种来自于外界的抱怨屡见不鲜。“每次的会面大同小异,客户总是先说一些客套话,然后就是无休无止的指责。”詹德的失望溢于言表。

  当詹德刚刚来到摩托罗拉的时候,他带来了乐观向上的积极精神,以及先进的技术,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拯救摩托罗拉的不仅仅是这些物质层面的帮助,摩托罗拉急需一种敢于合作的精神。长期在科技领域的工作经验使得詹德认识到了,团队合作在这块残酷的竞技场中的重要性。因此摩托罗拉运营机制的改革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实际上从詹德上任以来,分析家就对于他的几个大动作大加赞赏:临时裁员,迅速快捷的公司重组。一切表明摩托罗拉脱胎换骨的时代已经来临。

  此次的改革可谓是大刀阔斧,实际上摩托罗拉的改变早在詹德到任以前就开始进行。去年七月份,摩托罗拉公司正式公开出售了其旗下的半导体部门,并且计划将剩余的部分随之上市交易,这样一来一直隶属于摩托罗拉的半导体生产商Semiconductor得到了自由的权利。与此同时摩托罗拉对于旗下的65000名员工进行了重组,其中主要包括五个部门,手机,机站,对讲机,以及便携电子设备和宽带服务。詹德寄希望于这种人员以及业务组成的改动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现状。另一方面,其在今年一年裁员的数量仅仅为1000人,这也很大程度上稳定了雇员心里,并且让华尔街的分析家和投资者感到相对放心。

  此次的改革可谓是成效非凡,摩托罗拉凭借最新推出的Razr V3摄像头手机逐渐的扩大了销量,而2004年也成为了公司有史以来业绩最好的一年。净收益高达19亿美元,这比去年几乎增长了三成,而营收也达到了360亿美元。

  然而现在摆在詹德面前的急待解决的问题并不仅仅如此:实际上自从1976年保罗戈尔文创建了摩托罗拉公司以来,公司就一直处于一种家族企业的状态中,詹德是否能打破这种弊端重重的管理组成机构成为了改革的关键。

  詹德将未来的摩托罗拉的通讯产品理念定位在了“无缝移 动”上。首先詹德表示摩托罗拉公司将向广大用户提供语音,视频,以及任何方式的数据传播,并且可以让用户随时随地的接收这些信息。无论是在车上还是办公室,用户都可以接收到他们所需要的无线数据。“未来十年中电脑将不再是通讯领域的主角,个人电脑将不再住在家庭通讯传输,我们的新产品将完全取代它的地位,用户将使用这种新产品控制生活中的一切。”詹德如是说。

  而无缝移 动概念的提出也为摩托罗拉带来了极大的技术难题,而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难题,解决它需要公司各部门之间的协同工作。这也意味着贯彻詹德的这一构想需要摩托罗拉旗下的各大技术机构更好的合作,比如手机部门,移 动电子产品部门等等,以此来创造一个良好的技术革新环境。“忘掉你们之间的部门差别,你是为了整个摩托罗拉公司在工作,而不是仅仅为了你的部门,你的国家。”詹德在周末一封致电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如是说。“为了达到无缝移 动的境界,我们首先需要克服员工与员工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客户与客户之间存在的交流壁垒。”

  实际上是摩托罗拉公司开创了手机市场,它最先将便携电话的概念引入了市场,并且第一个推广双频手机的使用。而早在业界起步的初期,摩托罗拉可谓是一支独秀,而外界竞争对手的缺乏却让公司内部出现了激烈竞争的局面,各部门之间的评比标准不是以其同行业竞争对手的横向比较,而是需要和公司内部其他部门的纵向比较,这也就为公司造成了部门间竞争的历史。“鲍勃戈尔文在位的时候,公司内部的环境十分紧张,每一个部门各自为战。”评论家如是说。而当公司的下一位领导人克力斯戈尔文上任之后,公司在业务方面遭到了重创,而现在手机市场上摩托罗拉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在那个时代崛起的。其中包括手机市场的诺基亚,网络器材市场的思科,以及芯片领域的巨头英特尔。摩托罗拉在手机市场的占有率从1995年54%急转直下,到了2000年其占有率仅仅为11%。而芯片市场摩托罗拉的增长速度还不如英特尔的零头。反观摩托罗拉斥巨资26亿美元投资的其他领域,例如卫星定位系统等,到1999年左右的时候也遭遇了全军覆没的尴尬局面。

  表面的繁荣也导致了公司机构的冗余。2001年初期摩托罗拉的数据中心多达176家,而提供商数量也多达44000家。37亿美元的采购资本也没有进行很好的统筹规划,甚至连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都没有,有一些员工仅仅是一个电话了事。

  而到了通讯泡沫破碎的时候,由于之前的管理机制问题2001年摩托罗拉公司宣布了高达39亿美元的亏损额。克力斯戈尔文也将公司150000名员工大幅度裁减了60000人。

  时间到了2000年,公司雇佣的24岁的来自于通用电器的年轻人Mike S. Zafirovski为公司的手机业务带来了转机。无论在产品产量方面,还是在用户满意程度上,摩托罗拉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在2003年中期摩托罗拉却向外界公开之前曾经发布过的摄像头手机产品不能如期上市,自那之后公司的股票大幅度下滑。而当年的9月份,Mike S. Zafirovski自动离开了摩托罗拉。

  然而Mike S. Zafirovski仍然是摩托罗拉公司中为数不多的改革家。他制定的诸多策略将摩托罗拉逐渐引向了正确的管理方向。它大幅度将数据中心的数量缩减到了11个,而供货商的数量也减少到了33000个。根据Mike S. Zafirovski的成本降低计划,2003年到2005年摩托罗拉公司将有可能节省30亿美元。而随之而来摩托罗拉在市场上的分额也逐渐反弹,现在其在全球范围的手机市场份额为13.9%,落后于领头者诺基亚,与三星公司旗鼓相当。

  虽然没有能够帮助摩托罗拉重整旗鼓,不过Mike S. Zafirovski的成功也为詹德带来了很好的启示。

  在经历了Data General以及Apollo Computer公司的历练之后,詹德为Sun公司效力了15年之久,并且于1998年正式出任了公司的主席。而2002年初,Sun建立者之一也是公司CEO的思科特麦克尼利公开表示其在短期内还没有退休的计划,于是踌躇满志的詹德主动离职,在那之后九个月的时间里,詹德一直待在家里。

  至今为止,詹德手中积累了丰厚的客户资源。而成功收购AT&T无线之后的Cingular公司就成为了摩托罗拉最大的合作伙伴。然而Cingular公司COO公开表示:“我先在最为担心的就是摩托罗拉手机产品的质量问题,以及长期以来一直困扰他们的产品延期问题。”,为了消除Cingular的忧虑,詹德于近期多次访问Cingular公司,并且与对方公司领导进行了很好的沟通。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的提高摩托罗拉手机产品的质量和创新性,詹德一直以来都和公司CTO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我们反反复复的考虑用户的实际需求,并且进行了大量的用户调查。”公司CTO如是说,“我们目睹了用户生活的变化,而我们的产品将更为贴近用户的实际生活。过去的摩托罗拉手机产品定位十分简单--汽车电话,家庭办公室电话,而我们现在将更多的关注投向了用户的日常生活中,并且我们一直致力于为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保证其在何时何地都可以方便的享受的通讯服务。”

  在去年六月份召开的公司股东大会上,詹德揭开了公司未来多款新型产品的神秘面纱,其中包括多种日常用户产品。而詹德也表现出了对于数字音乐领域的极大兴趣,在大会上,其双手分别持摩托罗拉的手机产品和苹果的iPod,“我爱我手中的iPod,我也爱我手中的摩托罗拉手机,为什么我们不能让他们更好的整合起来?”根据消息,苹果公司的灵魂人物乔布斯也在大会上与詹德进行了密切商谈。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明年的摩托罗拉手机中也许将会整合数字音乐以及无线下载两项令人瞩目的新功能。

  明年诺基亚计划发布40款新型手机产品,而三星计划发布首款带有高达500万像素摄像头的手机产品,而此款产品还可以存储长达100分钟的视频文件。然而更多的业界人士还是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摩托罗拉这个老牌劲旅。MetroPCS在与诺基亚以及三星进行了三年的合作之后近期表示其今年还是选择了摩托罗拉,公司发言人表示在经历了几年的停滞不前之后,摩托罗拉公司也许将会在明年迎来有一个发展的高峰期,从而超越韩国的三星。

  家庭式的管理机制已经打破,而信心十足的公司新任CEO詹德也为公司带来了完全不同的理念。今年的摩托罗拉将会有如何的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